赖子麻将湖北一赖到底|红中赖子麻将的玩法

魯勃佐夫詩選

作者:星期一詩社 / 公眾號:xingqiyishishe 發布時間:2019-08-23

1
尼古拉·米哈依洛維奇·魯勃佐夫(1936-1971)前蘇聯俄羅斯抒情詩人。1960年開始發表詩作,不久便成為“悄聲細語”派的代表人物之一。詩集有《抒情詩》(1965)、《田野之星》(1967),《心靈保留著》(1969)、《最后的輪船》(1973)、《車前草》(1976)等。尼古拉·米哈依洛維奇·魯勃佐夫出生在前蘇聯阿爾罕格爾州的葉梅茨克村,父親在衛國戰爭中犧牲,母親也很早病逝。他6歲就成了孤兒,在保育院生活。不幸的往昔、母親、戰爭、大自然和故鄉在他的心靈刻下不可磨滅的印痕,構成他抒情詩的憂郁基調。他畢業于一所技術學枝,在漁船上做過司爐工,到北海艦隊當過水兵,服役期間,從1957年開始發表詩作在部隊的刊物上。1959年復員,在列寧格勒基洛夫工廠當工人,積極參加廠內外文學社團活動。1962年以后不斷發表詩作,遂成為前蘇聯詩歌界20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初“悄聲細語派”的主要詩人。1962年考入莫斯科高爾基文學院,因嗜酒成疾,延擱至1969年函授畢業。他個人的戀愛與婚姻頗多不幸。早年相愛的姑娘在他當兵時嫁了別人。他曾與一女子結婚,但因志趣不同,難以和睦生活,乃至離異。后來同居的女友喜歡詩歌,也會寫詩,但脾氣暴戾。1971年1月他倆在一次酒后激烈的爭吵中,未婚妻把他殺害了。當時他年僅35歲。魯勃佐夫生前出版的詩集有《抒情詩》(1965)、《田野之星》(1967)、《心靈保留著》(1969)、《松濤回蕩》(1970)、《綠色的花》(1971)等。去世后出版的詩集是《最后的輪船》(1973)、《抒情詩選》(1974)、《車前草》(1976)、《詩抄》(1977)等。他以抒情短詩著稱,筆觸細膩,格調清新委婉,于平淡常見的事物中發掘詩意,善于捕捉瞬間的內心感受。回憶往昔、眷戀故里、懷念母親、描寫大自然以及人的生死、愛情等等都成為他抒情的主要題材,并使景情交融。他的詩風純凈、優美、婉約、自然。他被看作是“農村的歌手”葉賽寧的繼承者。
田野之星
在冷澈的晦暗中,田野上有一顆星,
它凝然不動,望著一個冰窟窿。
時鐘敲過了十二響,
我的故鄉巳沉浸在夢中……
啊,這田野之星使我震驚,
使我回想起往昔的情景!
它在山岡后靜靜地閃耀著金色之秋,
它在山岡后悄悄地閃耀著銀色之冬。
田野上這顆不滅之星,
為大地上所有驚恐的居民而閃爍在空中,
它以自己親切溫柔的光線
接觸遠方所有聳立的城……
但是只有在這里,在這冷澈的晦暗中,
它才顯得更圓更明,
我感到幸福,只要它還在人世間發光,
還照耀在我故鄉田野的上空……
王守仁譯
故鄉之夜
潭水深邃。橡樹高聳。
四外一片寧靜的陰影。
今宵啊,萬籟俱寂,
仿佛大自然從未受過震驚!
這兒一切都那么寂靜,
仿佛農家的屋頂從未聽過雷鳴!
潭邊不曾有風兒揚起,
場院里的垛草也不曾沙沙作聲。
睡眼惺忪的秧雞難得再叫……
我已歸來,往事卻一去無蹤!
啊,奈何?但愿此景常在,
但愿此瞬永恒。
如果厄運不再驚動心靈,
就象那影兒一樣悄然移動,
四外是這樣寂靜啊,
恰似人生不再出現震驚。
盡可將整個心靈
沉入那神秘的憧憬;
令人清醒的哀愁卻籠罩心靈,
宛如溶溶的月色籠罩寰中……
王守仁譯
清晨
當朝霞愈燒愈旺,松林盡染,
消除了朦朧的睡意,
松樹倒映在河中,
霞光傾瀉在村莊的街心,
當寂靜的庭院里,
大人和孩子都喜迎朝陽,
我精神振奮,向山岡跑去,
舉目遠眺,萬物生輝,盡收眼底,
樹木、茅舍、橋頭上的馬兒、
綠茵茵的草原——一切都使我留戀。
倘若我對這種美景也會生厭,
大概就再也不懂美的概念……
王守仁譯
花束
我將踏上自行車遠行,
在荒僻的草叢中停駐。
手捧野花,把它
贈給那位我愛的少女。
我對她說:
和別人相處
忘記了我們的相逢,
為了使你記住我
請你接受這一束
樸素的花朵!
她會接過這束鮮花。
但是 當天光向晚
當霧氣充滿了胸膛,
她會離去,不抬一下眼睛
甚至沒有沖我微笑……
隨她去吧。
而我將久久地踏著自行車,
把它停在荒僻的草叢中。
我只是想,
那個我喜歡的姑娘,
接受了這鮮艷的花束。
別離曲
我就要走了,離開這小村……/河水很快就要封凍,/到夜晚門自會吱啞作聲,/院里的泥呀,會有這么深。母親會來看你,悲傷地睡去……/在這被遺忘的灰暗之地,/那一夜里,你守著樺皮搖籃,/將為我的負心而哀泣。那么為什么,在這荒涼的沼澤,/當初你要瞇縫起你的睫毛,/用手心里的漿果采喂我,/好象喂你心愛的小鳥?別傷心!不要冒著嗖嗖寒風/在開春的碼頭上把輪船久等。/還不如飲此一懷別離酒,/紀念胸中短暫的溫情。我和你是不同類的鳥啊,/何苦在此岸上久待?/也許我此去還會回來,/但是也許呀,永遠不再……你哪兒知道,每當夜間,/不論我走到哪里,總是聽見/不祥的腳步聲在我背后,/緊緊追逼,象一個夢魘……不過我總有一天會記起漿果,/記起在暗土地上的愛之花,/于是我會給你們寄一個布娃娃——/作為我最后一個童話。讓小女兒哄娃娃睡熟,/讓她永遠不會感到孤獨。/“媽媽,媽媽呀!娃娃真好玩!/瞧她會眨眼睛,她還會哭……”
《別離曲》這首詩詠唱的是內心的永不寧靜。在詩中,抒情主人公早年安家在故鄉,身處寧靜之中卻無法與寧靜融為一體。那時在故鄉——這片被遺忘的灰暗之地,吱啞作響的門扇,骯臟泥濘的庭院,靜得讓人憂郁,讓人寂寞。抒情主人公要離家遠走,當他想到自己走后妻子在搖籃邊為他的負情而哭泣,想到他與她之間短暫的愛情,愧對妻兒的懺悔之情油然而生。盡管如此,他還是要走,他勸解愛人不要傷心,也不要等待,他不能不走。因為“我和你是不同類的鳥啊,/何苦在此岸久待?”還因為他總是聽到不祥的腳步像夢魘般步步緊逼,這種出自內心的焦慮不安、苦悶疑惑驅使抒情主人公自我放逐,去追尋擺脫困擾的新路。但是,此去前景茫茫,也許還會回來,也許流落終主,不走痛苦,走也迷惘,別離的悲哀也就有增無減。詩的最后讓小女兒對布娃娃發出天真無邪的贊美,會哭的布娃娃與抒情主人公心中的哀歌正相呼應。魯勃佐夫不愧是“悄聲細語”派的代表詩人,那溫婉柔和的傾訴和抒情很能打動人。尤其在“大聲疾呼”派以他們的政治敏感、有力的節奏、洪亮的聲音響徹詩壇之后,作為對一種審美情趣的反撥,“悄聲細語”派的出現令人耳目一新,這也是很自然的了。誰也不能說這種情感不是人類共有的,也沒有誰能說這種兩難境地的困惑已在人間絕跡。詩人情真意切地表現了他的所思所感,那纏綿婉約的詩風也就贏得了讀者。[1]曾有人認為魯勃佐夫的詩“感傷的情調有余,健康的思想不足”,也有人批評他的詩“缺乏重大題材”,不過是“表現閑情逸致的田園詩”。詩人反駁道:“你們是些什么樣的詩人!你們寫了些什么,又是怎樣寫的?你們發誓說熱愛這、熱愛那,可實際上是麻木不仁。對,麻木不仁。你們忘了農村,叉對城市冷漠無情,關于我,我有自己的題材,從來就有的,懂嗎?我寫自己的家鄉,就象菜蒙托夫那樣寫,別把‘閑情逸致’的標簽貼到我的頭上。”從這兩首詩中讀者可以看到詩人將游子對故鄉的眷戀,與故鄉難以截斷的生死聯系表現得這樣誠摯,這樣感人;將身處寧靜又不安于寧靜,懷念寧靜又始終無法寧靜的心態表現得這樣含蓄,這樣真實。
丹麥:安徒生 鮑倫 里夫貝亞 沙爾維格 夏德 諾德布蘭德 芬蘭:比約林 哈維科 梅里羅奧托 紹爾茨 索德格朗 卡·瓦拉 法國:《羅蘭之歌》 馬克·阿蘭 阿波里奈爾 阿拉貢 阿爾托 波德萊爾(《惡之花》) 杜·貝萊 貝特朗 博納富瓦 博斯凱 布洛東(《詩的藝術》) 勒內·夏爾 安德列·謝尼埃 克洛岱爾 高乃依 德斯諾斯 艾呂雅 法爾格 保爾·福爾 戈蒂埃 安德烈·紀德 伊凡·哥爾 古爾蒙 埃雷迪亞 雨果 雅姆 拉封丹 拉馬丁 洛特雷阿蒙 李勒 馬拉美 亨利·米修 弗·米斯特拉爾 繆塞 奈瓦爾 佩吉 拜斯 普萊維爾詩選 普呂多姆 雷尼埃 勒韋迪 蘭波(張秋紅譯 王以培譯 李暉譯 《地獄一季》王道乾譯) 龍沙 蘇佩維埃爾 保爾-讓·圖萊 瓦雷里 魏爾倫 維庸 瓦爾莫 維尼 格魯吉亞:盧斯達維里 馬雅柯夫斯基 德國:《尼伯龍根之歌》 布萊希特 波勃羅夫斯基 朋霍費爾 貝歇爾 漢斯·卡羅薩 西蒙·達赫 岡特·艾希 艾興多爾夫 法勒斯雷本 歌德(《浮士德》《迷娘曲》) 葛瑞夫 君特·格拉斯 海涅 荷爾德林(顧正祥譯) 克洛普斯托克 克羅洛夫 李利恩克龍 默里克 繆勒 尼采 諾瓦利斯 漢斯·薩克斯 內莉·薩克斯 拉斯克·許勒 席勒 斯篤姆 烏蘭德 羅莎?奧斯蘭德 瓦爾特 布勞恩 貝恩超越自我孜孜以求繼承突破顛覆重構個性先鋒自由開放理念星期一詩社
豆瓣:https://www.douban.com/group/xqyss/
微信:xu_zhi_ting 郵箱[email protected] QQ群589878064

關注星期一詩社微信公眾號,獲取更多圖文精彩內容


其他欄目
赖子麻将湖北一赖到底 香港马会幵奖结果直播香 捕鱼欢乐颂旧版 新疆时时玩法 陕西快乐十分昨天开奖 双色球专家字谜汇总 体彩11选5 广西选号福利助手 时时彩 羽毛球比赛即时比分 新疆时时五号走势图